January 28, 2012

西藏行 - 後記

經過了幾年的想像之後,我終於在 2011 年完成了西藏的大北線之旅(還額外的加上了林芝),雖然有些未竟之處(例如山南就沒機會過去.....)。而且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確定我下次什麼時候會有機會再去西藏,當然並不是我這次的旅程讓我對西藏失望,相反的,我其實非常喜歡西藏,但是目前進入西藏確實讓我覺得太過麻煩,而且整個拉薩的政治氛圍也不是我喜歡的感覺。另外,在目前中國政府的運作之下,西藏所剩的越來越只是表面的觀光,而失去了原來的西藏靈魂,這樣的狀況似乎也是日益嚴重。例如很多寺廟,以及寺院中,也許可以看到觀光客熱衷的辯經等等,但是因為目前藏人也不能隨心所欲的進入寺院當僧人,學習佛法,所以許多寺院中僧人集體誦經的情景已經日漸減少。又例如現在許多藏人對於自己傳統的節日也沒有辦法過節,反而要隨著中央政府慶祝漢人的節日,現在比較具有藏人氣息的節日大概只剩最有觀光價值的藏曆新年跟雪頓節。我想如果想去西藏,似乎還是儘早實現自己的夢想,否則再過幾年,應該再也看不到真正的西藏了吧。

至於這系列的遊記,還是有許多還沒完整的部份,我還會再慢慢的修改補上...

備註:今天看到武力鎮壓西藏的消息跟一些流出的照片,真難讓人相信那是我去年十月才去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天佑西藏


西藏行 - 林芝

就在我們不斷的更改行程之後,我們最終還是提早了三天回到拉薩。於是這一團也就解散了,同行的人有人急著回台灣,有人繼續往他們原來預定的行程前進。也有人趁這多了幾天的時間,決定去體驗一下青藏鐵路,同時回到成都玩個幾天再回台灣。而我則和另外兩位同伴決定前往林芝,這是一個屬於完全不同的西藏。

Continue reading 西藏行 - 林芝.

西藏行 - 納木錯

原來尼瑪結束,應該是前往雙湖,不過師傅說有聽到其他車隊的人提起,這時候的雙湖似乎在下雪了。而如果雙湖下雪,之後要回拉薩的行程應該就會受到耽擱,因為雙湖回去的路會有實施管制,而且如果再晚回去,納木錯回拉薩的路也可能因為下雪而封閉。因此我們再度更改行程,不往雙湖,而是直接從尼瑪切過去納木錯。當然,納木錯也是這次的重點之一,因為它是這次行程中三大聖湖的最後一個。納木錯的面積大概是一千九百多平方公里,幾乎接近新北市的面積,這對台灣人來說,還真是難以想像。其實透過簡單的描述,就可以知道納木錯大的有多誇張。如果朝向納木錯沒有靠著山的那一邊望去,它看起來就像是望向海洋,那麼身處台灣的人大概就可以知道那種感覺了,但是別忘了,它可是一座湖啊。附近的住宿跟飲食都還算方便,對於幾年前才剛到過的同行友人來說,簡直就是方便的過了頭了,他們覺得納木錯已經過度觀光了,幸好我們到的時間已經是大部分商家都已經離開或準備離開,所以人就顯得零落了不少,但是從當地的旅館跟餐廳來看,也不難想像旺季的時候,當地會有多麼吵雜與擁擠了。這時候也許該慶幸,自己犧牲了一些飲食的選擇性,但是可以換來寧靜地欣賞納木錯的美,完全是非常的值得。另外值得慶幸的則是聽說我們從納木錯回到拉薩後沒多久,納木錯就有飄起一些雪了,我倒是不確定那場雪下的有多大,但是總比提心吊膽的不知道能不能即時的回到拉薩,更改了行程也許是個聰明的選擇。



西藏行 - 尼瑪

這天的行程重點應該是當惹雍錯,不過這時候我們其實已經看了好多的高山湖,大家開玩笑的說,我們一路上都錯了,而且是一錯再錯。話雖如此,每次看到這些高山湖還是覺得非常的美,唯一的問題是這些湖實在是太多了,我們幾乎已經搞不清楚哪些湖是什麼湖了。而我們的午餐則是在湖邊吃的,而且還是乾糧,今天連泡麵都沒有了,因為沒有像昨天那樣的商店可以賣泡麵以及熱水給我們。不過我們還是在師傅他們的帶領下跑到了當地的一戶藏人家裡,他們也拿了麻花捲招待我們,我想那大概也是他們家裡可以招待客人最好的零嘴了吧。我們一行人其實完全只是湊熱鬧的跑到人家家裡,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偶而師傅或導遊會跟他們聊上幾句,問問他們的狀況,然後再翻譯給我們聽。雖然如此,他們一家人倒是一直都對我們這群不速之客非常的客氣,而且笑容可掬,當然他們還是完全聽不懂我們說了什麼。不過因為他們家有一位老婆婆,師傅擔心我們太多人會吵到老人家,所以我們也沒待太久就離開了。後來想想,他們一家人是不是一輩子就都只在這片草原上,至於拉薩到底是誰統治,對他們來說也許也不是太重要了。
而且從獅泉河一路過來,整個北部都算是沒什麼開發的地方,除了縣城裡幾間看起來比較像有現代化的建築之外,我們沿路都還可以看到不少野生動物,這應該也是比較接近西藏原來的樣貌,可惜他們雖然與世無爭,卻也沒有辦法與世隔絕,所有政權的轉移以及變遷還是對他們有所影響,因為我們也看到一些公路慢慢的在建設了,也許再過幾年,這裡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樣貌了。

西藏行 - 措勤

這天中午果然非常的讓人懷念啊,在往措勤的路上只能偶爾看見幾戶稀落的人家,我想大多應該也是當地的牧民吧。我原來以為牧民們真的是以草原為家,就搭著犛牛皮帳棚,趕著自己養的牲口逐水草而居。不過後來聽師傅跟導遊說,牧民們其實還是有自己的家,夏天時他們就趕著牲口去草原上吃草,而冬天時就會回到自己家,可惜我當時好像沒有問到冬天沒有草的時候,那些牛羊要靠什麼維生,不過我想他們在夏天時應該會備妥一些冬天的糧食吧。但總之,我們午餐就在寬廣的大草原中唯一的一家雜貨店吃午餐了。說這家是雜貨店其實也讓我自己有些懷疑,因為他們所賣的東西還真是有限,大致上也就是兩,三種餅乾,加上三,四樣的康師傅泡麵。我猜這應該就是專門賣給觀光客的吧,只是會經過這裡的觀光客實在有限,所以就索性用方便麵的方式,這樣東西可以放得久一點,而且方圓幾公里內感覺也就只有這戶人家,我想其他藏人應該也不會來這裡買餅乾跟泡麵吧?!而這家雜貨店裡似乎沒有人會講漢語,所有的溝通跟需求都要透過導遊跟師傅們來翻譯,我想漢人導遊大概也沒辦法帶團來這裡,於是藏人協助藏人做點小生意,卻也不會讓人感覺有什麼敲竹槓的情事發生,我想大多數的藏人其實還是非常純樸的,而且絕大多數的藏人都篤信佛教,他們相信與人為善才能修得來世。



西藏行 - 改則

從獅泉河出發之後,這一天我印象最深的恐怕只是在車子裡晃。一整天的土路,跑了五,六百公里吧,印象中這天到達住宿的地點應該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這個季節在西藏天黑大概是七點多,也就是說我們其實到達時已經是天黑了,而且一旦入夜之後,氣溫降的極快,我想我們到達改則的住宿地點時下車,大概只有不到十度的氣溫吧,而且這地方住宿也沒什麼好挑的,就完全依照師傅他們熟悉的旅店住下了,但總歸還是有浴室。一行人吃完飯回去也差不多是十點了,聽說隔天還是一整天的土路,我看大家也都灰頭土臉了。雖然如此,後來跟住宿的老闆聊著,他說他們是第二代經營這家旅店,大概二十年前他們父親剛到這個地方時,這種季節早就下雪了,也可見這些年氣候變化之劇烈,我想他們對於我們這麼不耐寒,卻還在這個時間來到阿里地區應該覺得不可思議吧。接下來,我們就要往東繼續走了,也就是往拉薩的方向繼續前進,不過北邊的旅人顯然少的多,師傅提醒我們,隔天中午應該沒有辦法有小吃店,要我們準備一些乾糧。又是土路,又沒有餐廳,倒讓人好奇到底是到了什麼樣的蠻荒地帶。

西藏行 - 獅泉河

對於很多西藏阿里的行程,也許大多數的人在參觀完古格王國,離開札達之後,就要循著原路回到拉薩了。不過因為我們走的是大北環線,所以我們最西邊就會抵達獅泉河,再北上後往東慢慢回到拉薩。於是在抵達獅泉河之前,還會參觀另一個具有石窟文化的東嘎壁畫,這是鄰近古格王國的另一個古王國,稱為象雄王國。因為大多數的旅人大概在看完古格王國之後就會原路返回,因此會來東嘎的觀光客其實是非常少的。我們在抵達之後,還要師傅到附近的村子裡把管理員接來,才能打開石窟讓我們參觀壁畫。也可能因為地緣的關係,位處偏遠的東嘎壁畫還能保持不錯的完整性。
Continue reading 西藏行 - 獅泉河.

January 27, 2012

西藏行 - 札達

要到達札達前,最讓人期待的恐怕就是土林了。整個西藏範圍之廣,涵蓋了許多不同的景色,我們剛從拉薩出發時看到許多青稞田收成的狀況,就跟台灣的農村景色還算接近。後來經過了一些草原,由於已經進入秋末,草原的草並不茂盛,或有許多草原已經只剩枯草。但草原畢竟還是草原,我們還是看到許多牛,羊吃草的景色。而在往札達的路上,則儘是土林,還不像是一片黃土,而是由土堆形成的巨大林柱。我們猜想,也許就像是月球上的景觀吧,許多時候放眼望去,這些土林吋草不生,還無生命可言,如果不是天上偶而飛過的幾隻老鷹,我還真是想不出這裡有什麼可以讓其他生物生存下去的條件。

Continue reading 西藏行 - 札達.

西藏行 - 瑪旁雍錯

兩天也是這次行程的一大重點,也就是瑪旁雍錯。以及跟瑪旁雍錯相對,西藏最重要神山之一的崗仁波齊。其實我不確定一般人行程安排的方式,不過我猜也許是從薩嘎路過瑪旁雍錯,停留一下子,然後緊接著就往塔欽留宿吧?不過我們的安排方式因為行程非常的機動,所以也因此有了不少的調整。原來我們團員中有人一心一意的想要前往轉山,不過因為我們出發的時間算是有點尷尬。十月的季節,也說不上適不適合轉山,因為天候總是在轉變之間,這個季節並不像十一月或更晚時,整個崗仁波齊山上總是積雪太深,直接封山無法轉山。又不像夏季時,氣候好到山上都是轉山人潮。不過在路上時,師傅就建議我們不要轉山了,因為我們沿路過來,有些地方的半夜其實都已經接近零度,這時候上山也許會耽誤行程,或者更容易發生危險。於是,我們取消了原來可能的轉山行程。而既然取消了轉山行程,留宿塔欽意義也就不大了,接著我們就同時改變了住宿地點,決定在瑪旁雍錯旁住宿。

Continue reading 西藏行 - 瑪旁雍錯.

January 26, 2012

西藏行 - 薩嘎

出了珠峰基地營之後,以為度過了最高海拔的地方,應該會越來越輕鬆,尤其對於幾個在基地營感覺高原反應特別嚴重的夥伴。不過沒想到其實因為我們的行程安排是往阿里地區,也就是並不像很多其他旅遊者的行程,會依照原路的回到定日。我們要繼續前往薩嘎,然後接著往阿里出發,所以走原來的中尼公路(也就是一般所知的318國道)反而會繞了一大圈。按照一般師傅的路線,我們就必須走舊路(我其實懷疑什麼是舊路,應該是這些師傅們隨意開著吉普車走出來路吧)到薩嘎,我只能說這一天的行程讓我唯一留下印象的大概就是幾百公里的土路吧。師傅們口中的土路其實就是沒有鋪好柏油的路,不過這樣的說法倒也是十分精確,因為四千五百c.c.的四輪驅動車走在土路上確實是讓整個路上塵土飛揚。甚至連玻璃上也都沾滿了細土,更別說每次下車休息後回到車上都得清一次相機,如果沒用口罩或頭巾把自己的鼻子,嘴巴遮好,一天下來也是會非常的不舒服。當然整個土路的路況也是非常的很像在玩極限運動。讓我們大家只好在車上自嘲,我們是付一次錢,還加送吉普車極限運動。幸好在遙遠的土路路程之後,我們在薩嘎吃到了截至目前為止最好的一餐,便宜又好吃的川菜。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4.32-en